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26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此岸彼岸。攝影禪。]

( 攝影 / 黃國欽 )        

2016/5/14  台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此岸彼岸 / 拍攝筆記
 
這是第二次進表演現場為心心南管樂坊的正式演出作影像紀錄。當天下午因為台北有其它工作耽擱,晚上七點三十分的演出,抵達台南文化中心時已是八時許,除了原本已預估無法趕上的重要總彩外,連正式演出的上半場也因為遲到的關係,只能關在後台等待,頗遺憾,台南場的舞台設計效果比台北場更美,氣場感覺非常穩定。
 
中場休息時,我趕緊利用短暫的十五分鐘進場勘查表演廳狀況、拍攝位置和拍攝條件,很快瞭解到這是個小型表演廳,對心心老師極靜謚的南管音樂演出形式來說,任何一點細微的聲響在此都將成為干擾。這次的拍攝成了一場高度挑戰。觀眾席間不是我該在的地方,於是決定遠離,即使它是較佳攝角;最邊排觀眾位置離我可站立的通道也僅有尺狹空間,我盡可能躲在劇場左右兩翼最邊牆的角落,並找了一條可以貫穿兩側,隱蔽在觀眾席看臺下方的通道。我移開所有可能發出碰撞與細微聲響的障礙物,好讓身體在場燈全黑的條件下保有足夠的安全空間來移動,絕不允許製造任何對演出者與觀演者的干擾。
 
一般來說,在黑箱演出時,視覺上的干擾因素有兩種,其一是人身與人影的干擾,這一點,透過位置、動線選擇與放低姿態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改善。其二是光,身上避免任何反光物,因此劇場人員常穿著全黑衣物,不配戴飾物;另一種光,是發光源,攝影者最需避免的便是電子屏幕發出的亮光,另一個是測光補償所發出的紅外線或紅光,這些平常感覺不起眼的光,在劇場中會成為極干擾的亮光,攝影工作者在工作前必須一一仔細設定好相機的模式
 
同樣的,電子相機上所有會發出聲音的模式也都必須事前關閉。然而相機的快門聲是一大問題,這是關不掉的。幸好出發前已考慮過,所以攜帶的是四分之三系統機身,而非全片幅單眼相機,快門聲小。我先試拍了幾張,確認聲音在空間內的震動頻率,可是即便如此,在演出中也不能頻繁地啟動快門,密集與不規律的小聲音也能形成一種干擾頻率,引起耳膜的注意。我選定好兩顆鏡頭,12-40mm 變焦鏡和 50mm 定焦鏡,從原本掛在身上的外掛鏡頭袋中取出,預先放在拍攝點附近覆有絨布的器材箱上,確保我在更換鏡頭時不會發出碰撞聲響。做好所有確認後,最後一個問題是,我還是會在演出中移動,於是我脫掉襪子和鞋子,藉以保持無聲的移動。
 
下半場演出開始,一切按照預想步驟進行。南管樂真的非常沉靜優雅,而我也在這樣的演出氛圍中體驗到另一種非常不一樣的攝影禪;我保持著一種漫長細微的快門間距,這是一種全新的攝影經驗,感覺連相機都變成輕的、柔的、無重力的,舉念間都試著淡化那細小快門音的存在感,它變成了演出的一部份,搭配著心心老師特有的南管樂調與字聲延伸拍律,放慢呼吸,把頻率拉長,長到讓聲音的存在不存在。這天一共拍了二十九張照片,事後看照片的感覺非常不一樣。
 
第二天是下午場,不同於前晚,我有了充分的準備時間,也有了更完整的想法。於是我上到觀眾席最後方的工作人員平臺勘查 - 那是我預想 - 在這個小型演出空間裡、在正式演出時最理想的拍攝地點 - 很快地決定了全場就在這個制高點作業,以四顆長、短焦鏡頭進行拍攝工作,我心想,所有一切必須細緻的拍攝步驟仍然與前晚一樣,雖然是處在比較不干擾的位置,也大致上確定了這一晚不會有太多、太大的移動,但是,平等心很重要,最後一排的觀眾還是緊鄰著工作臺,即便兩者間有著一段不小的高度落差。我把預設的旋身空間挪空出來,擺定所有四顆鏡頭的取用定點,鋪上布墊。開演前我同樣褪去了鞋襪,保持靜音。
 
準備間,聽到工作人員說,前晚有後排觀眾抱怨快門聲非常干擾,我驚了一下,當即心想取消今天接下來的拍攝動作。問清楚之後,原來是前一晚有另外的攝影團隊,在這個工作平臺進行拍攝時,持續使用快門連拍,影響了坐在後幾排的觀眾,我猜想可能是全片幅相機所發出的聲音,加上連拍器緊促的加乘效果,形成了我心裡一直擔心的那種頻率」。我鬆了口氣,還好不是我,但心裡依舊擔心。開演後,我還是對快門頻率保持高度警覺。這個下午的快門數,八十三張。
 
總結,這是一次相當獨特的拍攝經驗,對我來說,是一場身心靈的豐收。 



upup
2016 May 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