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906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花一個周末完成一個夢想。]



[ 花一個周末完成一個夢想。 ]



男人很奇怪,似乎總喜歡想盡各種辦法證明自己還年輕。

這種症狀,這些年也開始不能免俗地在皇上上身上發生;對於一個即將步入不惑之年的男人來說,其實說老還太早,說年輕也早已不再鮮蹦亂跳,尤其在父母面前更是絕口不能提這個字;咱們老祖宗有交代,父母在不言老呀。

然而四十這組生命密碼,依然每天無情的把你朝向中年人這個族群疫區步步逼近,不管你理不理會它,似乎都無法否定它所代表的某些深層與表象的意義;比方說,你根本不用特別拿放大鏡,就可以輕易看見黑頭髮覆蓋下的白色髮絲開始自以為淘氣地從髮根裡竄出來,或者,你也不必特別掀開上衣,就可以從腰間信手拈來一圈被褲頭排擠溢出的鬆垮肚腩;再者,莫名奇妙的越來越喜歡在話頭加個想當年、聽到廣播說中年人飲食要注意,於是開始不吃高膽固醇、高油脂和高普林。

幸虧,古老偉大又天才的人類學家不知在什麼狀況下發明了「壯年期」這個聽起來通情達理又順耳的學術定義,硬是在年輕人與中年人之間擠出了黃金五年,使得天底下所有介於四十到四十五歲左右的中年人有了封包青春的最後緩衝期,此一壯舉,拯救了無數掙扎著不願捲入中年危機的青年同胞,更無條件拉長了人們「壯」的使用期限,使得充沛生命活力得以延續,對於抗衰老而言更是一大福音。當然,這些都是玩笑話。


老歸老,擱會哺土豆

紅遍全球的日本管理大師大前研一先生前些年不是大聲疾呼所有的日本國民都要抱著一種「年齡不相稱精神」嗎?什麼是年齡不相稱精神?舉個例;都已經幾歲了,那是年輕人作的事,這叫做「年齡相稱精神」。相反的;我絕對不要變成老人,這就叫做「年齡不相稱精神」。 

台灣話有句諺語說得好:「老歸老,擱會哺土豆。」這不是不服老嘴硬,而是精神意念。

皇上上大概是天生就不喜歡因循常理吧。我總認為年齡與體力必須是背道而馳地負成長這件事,是史上最大的陰謀,我無意也無力推翻人體機能隨著年齡衰老的科學事實,但是如果要因為這樣的事實而影響自己的生活態度,那實在是太傻瓜也太不負責任的決定。人類之所以為人類,因著我們有一種有別於其他生物最為珍貴的物種本能,那就是思考與創造的能力。

如果你認識皇上上那已經一百歲的可愛爺爺,你就會知道,原來一百歲還可以騎腳踏車去理髮院理頭髮,或是清楚的記住每個子孫的工作和媳婦姓名。大家一定都聽過「心理年齡」這個名詞,心理年齡會影響生理年齡的表現,這句話可不是瞎掰的。

是這樣的家族遺傳加上從小耳濡目染的關係吧,在即將轉入準壯年期的試煉之前,我總算越來越清楚瞭解血液裡那種「始終喜歡以創新開闊的思維面對人生」的因子對自己的重要性;近幾年來,隨著不成熟的心性一再的收整磨斂,我更是漸漸懂得「實際夢想」的真諦,一有機會就上演「想做的事,現在就要去做」的生命練習曲。

我開頭就說過了,皇上上是男人,一定要證明自己還年輕。因為我已經太久沒有證明這件事了,感覺過得有點虛。


突發奇想長征去

上禮拜五,晚上九點,打了通電話給好一陣子沒有碰面的老友 Suki,聊天的內容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大抵都是近來各自的工作、生活、家庭、感情,順便罵罵政治人物,再代替太操勞以至於頭昏腦脹做了許多奇怪決定的中華隊總教練檢討一下棒球怎麼會打輸給中國隊的原因;聊著聊著,不知道哪根筋岔到就聊到了一直以來單車長征的出遊構想。 

之所以一直沒有去做這件事,原因其一是對自己的體力不再像年輕時有信心;仔細想想,每天最大的運動量就是從家裡騎著鐵馬到公司,下班再從公司騎回家裡,這段路程短得連換氣都不夠;打籃球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興趣,每個禮拜固定一次的撞球聚會,這也談不上運動量;偶爾利用閒暇的假日,騎鐵馬出去拍拍照,這種行程,停下車來按快門的時間通常只會比屁股留在椅墊上的時間來得多。第二個關鍵性因素,就是極需要有這樣一個可以突然一起發瘋的人選和動力。

這個朋友,跟皇上上永遠就會有一些突如其來的瘋狂舉動和默契;譬如說,最神的一次就是凌晨兩點多在淡水漁人碼頭兩人帶著女友看星星,然後只因當天月色實在太美好,於是當下決定四個人各自回家準備行李,並且用最快的速度上網查詢旅遊資訊和交通時刻表;早上七點,我們已經請好假,坐在前往馬公的飛機上,展開一段三天兩夜的離島之旅。

就這樣,秉持著過去一貫的宗旨原則,電話中我們阿莎力不囉唆當下決定前進北海岸。翌日清晨六點出發,從台北到紅樹林上登輝大道,走淺水灣、三芝、富基漁港、老梅、石門、金山、野柳、萬里,最後到目的地基隆;我們的計畫非常之週延,基本上從三芝之後的騎程都是當天路上臨時猜拳決定的,而且還有緊急應變計畫,如果中途有誰體力不濟或輪胎破掉之類的,就到時候再看著辦!

週六早上六點三十分,兩隻傻鳥在士林洲美橋頭的堤外自行車道會合,老黑與小白也在此刻精神抖擻的閃亮登場了。


STAGE 1:登輝大道



騎到了三芝海邊,老黑和小白心情大好。

皇上上騎的是鐵馬老黑,Suki 騎的則是帥氣小白。這兩匹神駒顯然是來自不同的國度、截然不同的等級,唯一一個相似的共通點是,這一路上隨便看到的名車可能都比我們還昂貴。 

老黑是英國廠的二手車,全車最值錢的聽說是那顆花鼓,是同學家閒置沒人騎借來平日代步用的交通工具,車齡約莫三年;小白車齡四年,是遠在單車風潮盛行之前便入手的早期停產捷安特,經濟實惠,不像現時一窩瘋下的炒作價格,因此這對哥倆好加起來搞不好比不上人家半台的價錢。不過這一點都不重要,行家玩車的常識我不懂,幾個原則:能騎就好、能剎就好、安全就好、高興就好。

這一路上,原先預想全程最痛苦的路段應該是在登輝大道;這一條名聞遐邇的上坡路段,對我們兩個職業級笨鳥來說,在出發前就已經是聞風喪膽戒慎恐懼,只是後來沒料到,原來最讓人喪失求生意志的路段還不在此,最恐怖的天堂路戲碼原來總在過度縱情後才會降臨,好戲太早上場就不叫好戲了。

開始騎上登輝大道,果不其然腳踏板立刻沉掂起來,隨著踩踏阻力的瞬間提升,爬坡時間的逐漸加長,此時大腿的乳酸迅速堆積到一種快要燒起來的灼熱境界,還好,這裡的上坡路段都還算可以接受,可以接受的意思是,至少它是可以透過視線看見波段痛苦終點的高低起伏路段;連續騎過幾個上坡之後,也就能夠領會到那種只要咬著牙撐一下,就能抵達下坡路段的瞬間幸福解放滋味。

下坡滑行時迎面而來的風,真是這輩子吹過最舒服窩心的風了。




向左走向右走,一路上我們不時討論這個話題。

上午十時一刻不到,抱著不可思議的心情,老黑和小白竟然已經抵達了淺水灣,這個在傻鳥長征計畫中原先預設可能是折返點的地方。為什麼要設定折返點?因為我們從一開始就只有傻勁沒有信心體力可以騎到哪裡嘛。

說到這件事,皇上上不得不先來歌頌一下我的老友 Suki。

北海岸長征的這一天,這隻傻鳥好像是嫌車體不夠重騎起來不夠過癮,車上載了非帶不可的單眼數位相機不說,行囊裡居然還另外放了一部小型筆記電腦,他說這是為了用來作 GPS 衛星定位找路以備不時之需;後來事實證明,這個東西還真好用。

事實是,後來我們並沒有拿它來看導航找地圖,反倒在 7-ELEVEN 吃午餐的時候,用這部可接收數位電視訊號的高檔貨收看了中華隊出戰古巴的 LIVE 直播,除了邊吃邊看邊緊張外,我們還要一邊掙扎待會到底要不要繼續挺進,最可貴的是,這裡還延續了前晚在電話中檢討總教練的話題,我們對中華隊的愛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了。真多虧了 Suki 這一路的忍辱負重。

總算吃完了拖拖拉拉的午飯,冷氣吹得舒服,雜誌翻完了好幾本,撇下體力的疑慮,我們決定繼續上路,前進下一個預定目的地-老梅。還是一樣的原則,真的不行再回頭吧。


原來不會一直平坦到底



單車來到了老梅,皇上上小小的中暑了一下。




儘管基金公路盡是美景,撐到終點的感覺才是甜美。

這一天,天氣好得不得了,話雖如此,這幾天午後雷陣雨的疑慮還是一路伴隨著我們,深怕雷雨隨時大作起來;越近正午,眼看天氣越來越好,氣溫也越來越高,大汗淋漓的皇上上已經灌掉了三大瓶的運動飲料。順利抵達老梅之後,這一系列的上下坡交錯路段也總算圓滿結束,接下來前程一路平坦,我們更沒有理由回頭了。

平直的討喜路段就這樣從石門一路騎到了萬里,這段全程將近三十公里的路途上,濱海公路的景致越來越漂亮,台灣海峽的湛藍美到讓人失去了戒心。等到單車穿越了萬里隧道,這一整天的真正考驗才正式來臨;下午五點剛過,想不到就在我們進入基隆之前的最後一道關卡,竟是橫亙在眼前的大武崙山。

這下糗了,接下來這是山路。

山路的意義可不只是爬坡這麼簡單而已,它挑戰的是結合所有運動項目裡的體力、肌力、肌耐力、爆發力、持續力和意志力等等人體藝術的結晶,這些東西,不要說在我們兩個騎了一整天路程之後的單車菜鳥熟男身上沒有,就算在這之前也沒有。這時候,還是趕緊問問路邊的當地人有沒有其他替代道路比較要緊。

問了第一位等公車的阿伯,答案是有,但是要繞遠路走濱海線;心想,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這麼一繞不曉得還得多花多少時間,打量著眼前這座山,也許只是個小小的山丘撐一下就過了呢?算了,阿伯平常都搭公車可能對路況比較沒有策略性的真知灼見,先往前騎再看看有沒有其他人可以問吧。過了不久,路邊工廠門口站了兩位看來就是路草達人的卡車司機,太好了;趕緊趨前問問哪一條路對單車來說比較好走,很快的,讓人洩氣的答案出來了,走山線走海線都一樣,這兩條路最終還是會接在一起之後才進基隆市區,而且兩邊的距離都差不多。 


事後證明,運匠先生還是會報錯路,畢竟他們每天開的車踩的是油門板不是腳踏板,事實上,這兩條路最後銜接在一起的地方就是下坡的起點,這微不足道的細節差異對開車和騎自行車的人來說可是天壤之別,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





已經可以看到基隆了,但是考驗才剛要開始。

總之,老黑和小白就這麼有氣無力的爬上了有如天堂路的大武崙山西翼;這座山的坡度約莫和陽明山的部份路段差不多,不幸中的大幸是山勢矮了許多,相較之下只能算是個小山丘,小山丘歸小山丘,皇上上可是一點輕蔑它的意思都沒有,山神交代非常厲害,小山丘就夠我們受的了。

沿著二、三十度傾斜的山路而上,我們使盡了吃奶的力氣龜速前進,時而騎車、時而牽車、時而停下來擦擦汗喘喘氣,不停的問「到底還要騎多久才到下坡?」,這一段短短四、五公里的山路,前前後後折騰了一個多鐘頭;將近晚間七時,這對黑白郎君總算騎進了交通永遠亂成一團的基隆市區。

目標達成了,這感動的一刻,應該做點什麼事慶祝一下這難忘的壯舉的啊。

可惜皇上上和 Suki 兩人實在已經累到不會說話了,連想走進擁擠的廟口夜市吃碗綿綿冰都沒力,連應該拿相機拍下這歷史性的珍貴畫面都忘得一乾二淨。

 

永遠要有作夢的力氣



在大武崙山下的基隆路標前,按下當天最後一個快門。

無論如何,花一個周末完成一個夢想,這件事情,原來並沒有那麼遙不可及,一切只是決定行動的問題,男人,也成功證明了自己還年輕,雖然路途上有好幾次在踩得要死要活的上坡路段被正港的年輕人輕鬆超越。 

回想起最初動心起念所設下的目標淺水灣,沒想我們一口氣繞行了整個北海岸,最後也順利抵達了基隆;平日做為上下班代步工具的老黑,竟然躍上了環遊北濱的舞台,真不得不讚揚一下咱們家這部連牌子都喊不出來的二手卡打車。

花一個周末完成一個夢想,對於長期在工作壓力之下生活的都市人來說,也許可以是實踐自我生命很好的一個動機,試著給自己一個不留遺憾的動心起念,即便只為了抓住某個一閃而逝的 Feeling 而已。

皇上上自從退伍之後,一晃眼也已經過了十四個年頭;前面的七年,回想自己日以繼夜埋首於工作的青春歲月,連情人節都未曾留給身邊重要的伴侶,這一切,不能說有什麼不對,畢竟那是任何人都必須經歷的生命過程與淬煉;後面的七年,懵然發現想要抓緊的一切卻越來越模糊虛幻,生命的過程,有捨也有得,在捨得之間並沒有孰重孰輕,重要的反倒是如何認清自己現在所經營的每件事情在短暫人生時間縱軸上的定位與座標意義。

未來,皇上上絕對很有可能再次嘗試些什麼。暫且不論這個夢想是否會就此開啟繼續延續,一次的夢想實現,值得我們維持好一陣子的生命活力,也能幫助自己在生活、工作甚至個人自信上的整體表現,至於效果如何,不妨由您去親身試驗。

這段證明自己還是年輕人的路程實在太爽快、太難忘,尤其是在第二天以後發現我居然沒有全身痠痛,更證明了皇上上應該會是永遠的二十五歲吧。感謝好友 Suki,也感謝我的幸運,讓我擁有許多陪伴自己在瘋狂時共同實現夢想的重要夥伴。

以這篇文章獻給所有奇怪的男人,獻給即將來臨的奇怪壯年期。



(本文獲選中時部落格之嚴選好文 2008.08.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