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906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茶莊巨星 - 紀露霞。]

去年初,洪一峰先生的驟然離世,震驚了我心弦,
我不認識洪老師,但那種強烈的失落感卻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
洪一峰是台灣土地的至寶,是台灣歌謠歷史論述裡最重要的啟蒙者之一,
而他與河乃莊之間、與淡水河之間,還有著許許多多歲月連結的痕跡有待解謎,
沒想到,我想望的那一幕洪老師與春生翁的世紀對談,永遠無法兌現了。

凡此種種對於史料消逝的擔憂,無時不刻存在著。

上禮拜,河乃莊莊主歡度了一百零三歲生日,
春生先生依然健朗無比、思慮清晰、也照舊充滿活力,
艋舺龍山寺與晉水媽祖會、黃氏家廟、三清宮等等這些地方宗廟的大事,
他依然關注,也照常出席重要會議與例行性的月會餐敘。

能夠擁有這位寶貝阿公,
是艋舺地方、也是我們家族的特殊福氣。

因為這樣的福氣,
相隔了五十八年之後,河乃莊莊主與寶島歌后紀露霞再次相逢了。






寶島歌后紀露霞

或許,在現代人的心目中,紀露霞這三個字,
比起洪一峰、文夏、慎芝、陳芬蘭等等那些紅遍全台的早期紅歌星,
似乎在熟悉度與記憶度上明顯地差了一截。
不過如果問起二、三、四年級出生的長輩朋友,
那麼紀露霞這個名字,絕對是響亮到足以萬人空巷的時代巨星。

五○年代初期,紀露霞便已是台語歌壇的天后,
從電台發跡,歷經艋舺淡水河畔露天茶座以及西門町歌場走唱的舞台洗禮,
終至走遍全台各地巡迴演唱,成為家喻戶曉的唱片、電視、電影紅歌星,負有寶島歌后的盛名美譽。
紀露霞的歌手生涯前後短短六年多,一共灌錄了兩千多首歌曲,其中不乏許多愧炙人口的好歌,
如:「望你早歸」、「孤戀花」、「青春嶺」、「黃昏嶺」、「慈母淚痕」等無數經典名曲。
當時,正值台語電影當道的年代,紀露霞幾可說是電影主題、插曲的首席幕後主唱,
全台三分之二的台語電影都是由她主唱,所唱紅的廣告歌曲更是不計其數。

如此叱吒一時的天后級人物,為何會被迅速遺忘在台灣歌謠歷史的舞台上?
與其他大牌巨星最大的不同是,就在紅極一時的全盛時期,紀露霞便選擇了淡出歌壇走入婚姻家庭。
年輕時候,紀露霞不但個性內向羞澀,而且不喜歡在螢光幕前曝光,
她不演電影,也不拍廣告,對於某些前衛作風的影藝工作邀約經常是敬謝不敏,
一直都是歌壇前輩、同儕口中的乖乖牌。

在電台演唱時期已走紅的她,
為了不讓家人朋友認出來,因此特別去改了個名字 - 紀露霞,
這個在紀老師口中當時隨便拼湊出來的藝名,沒料到後來紅遍了半邊天,
走紅的結果,卻也迫使她不得不低調的離開歌唱舞台。




照片紀露霞提供


關於艋舺、淡水河、河乃莊與紀露霞的歷史連結與記憶,
在這一天的重逢過程中,總算揭開了一頁歷史真相:
紀露霞確實是在河乃莊駐唱過的,
而且她還堅定地說,我就是個道地的艋舺人。

紀露霞回憶,在艋舺淡水河畔茶莊走唱的日子非常短,
約莫只有一年光景,但是她的記憶非常深刻,
那時她還很小,應該只有十九歲,
因為還在市商唸書,怕家人知道,下課就偷偷跑來河邊唱歌賺錢,
登台獻唱時還是穿著學校的學生制服。

這歷史性的一會,透過東吳大學石計生教授的安排,
這一天,我們刻意地不發給任何媒體通知,讓這場世紀相會足以純粹,也足以聊得盡興。
當天,我拿出許多關於河乃莊的老照片,
紀老師看著那些淡水河畔露天茶座的歲月影像,
舊時回憶紛紛湧現,年輕時茶莊登台演唱的畫面也越來越清晰。



艋舺厝邊的真感情

認真算起來,紀露霞真是個道道地地的老艋舺。
紀露霞本名邱秋英,出生在台北,童年時便由一對紀姓夫婦收養,住在貴陽街青山宮附近。

紀露霞說:「我小時候就住在直街仔。」
直街仔,老艋舺人才會使用的路名說法,指的就是現今貴陽街二段一帶的筆直馬路;
從這段回憶開始,春生翁與紀露霞兩人之間很快地便搭起了共同的街庄話題,
雖然年齡相差了廿七歲,關於老貴陽街上的點滴印象卻絲毫沒有距離。

紀老師的住家旁邊就是貴陽街人人皆知的賣枝仔冰店家,
這間不起眼的枝仔冰店,扮演了紀露霞歌唱生命中最重要的關鍵角色;
這位枝仔冰店的老闆,整天電台收音機放得老大聲,
那些群星會時代國語歌星的歌聲就這樣成天不絕於耳地在紀露霞耳邊盤繞,
紀露霞從小喜歡唱歌,天生音感就好,聽久了什麼歌都會唱,自然也就經常跟著哼哼唱唱。

話說四、五○年代的萬華西門町,
已經進步發展成全台灣最風靡流行的演藝歌唱娛樂集散重地,
在這裡進出活動的人,幾乎都是有來頭有地位的社會專門人士。
有一天,枝仔冰店來了一位老主顧,是在當時赫赫有名的民聲電台工作的大樂師,
正巧聽見了紀露霞在唱歌,很喜歡她漂亮的音色,於是便帶她到電台試唱,
沒想到這一試唱,從此創造了台灣歌壇的一顆閃亮巨星,
也自此改變紀露霞的一生。

世紀之會這天,從捷運站接紀老師到訪的路上,
她也指出了當年讓她走上成名之路的民聲電台錄音室所在地,
原來就座落在西門國小對面。
紀老師說:「這條路是我當時每天都要走的路。」

這一天,春生翁知道紀露霞要來,
早早就興奮得精神奕奕,
當聊起紀露霞兒時就住在貴陽街上時,
老人家就好像遇到老厝邊般,整個興頭都來了。

在紀老師童年的貴陽街記憶裡,除了枝仔冰店之外,
住家附近還有一個專抓乞丐的怪人-大箍萬基 ( 註一 )
小時候,只要聽到大箍萬基,小孩子就會嚇得要命;
一百零三歲的春生翁憶起這號人物,如數家珍侃侃說道,
其實這個大箍萬基是當時專門把艋舺街上的乞丐和孤苦可憐人收容到愛愛寮的人,
當時艋舺愛愛寮是以愛心聞名的私人乞丐收容機構,
由於長期經費不足人力有限,所以請志願工在艋舺街上抓乞丐,
大箍萬基因為身型壯碩,抓乞丐的行為又很奇特,
因此對於年少的紀老師來說,十分可怕。

在河乃莊登台演唱時,紀露霞還是十九歲的學生時期,
不過卻也已經是略有知名度的電台歌手。

由於當年並沒有演藝經紀公司這樣的制度,
因此當時的茶莊經營者,幾乎都是透過電台或是報紙鎖定幾位演唱歌手,
然後主動致電詢問邀請。

紀老師對於河乃莊的印象已略模糊,
不過倒是提起了和河乃莊同屬於第一水門附近的另一家銀河茶館。
看著河乃莊老照片裡的人物和舞台,
紀露霞彷彿時空場景歷歷在目,故事說個不停,
特別是有好幾張照片裡的茶莊歌手,她都能立刻認出,而且叫得出名字。

春生翁年輕時,
由於擔任里長職務,又在合會上班,加上  地方鄰里與宗廟事務,
因此對於經營河乃莊的大小事並沒有太多時間深入瞭解,
而最熟悉茶莊實際營運狀況的阿嬤黃李金蓮,
在我還唸國小時已過世。

因此,這次的面會,有些故事依然斷簡殘篇。
然而,幸運留下的是一條條更加清晰的淡水河畔文史線索。

一代巨星紀露霞,親切的身影、燦爛的笑容。
為河乃莊帶來了茶莊文史調查過程中最強大的一股信念。
也給我們留下了難忘的寶貴回憶。

紀老師今年七十六歲,
她依然朝氣勃勃的帶著許多學生,開心地唱歌,快樂地教學,
我也準備幫我愛唱歌的媽媽報名這天后級的音樂課。

我和紀老師相約,挖掘出更多艋舺的美麗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