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906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浪漫寫史。]

入文化工作這個圈子,
越來越覺得自己過得一點都不含糊。

五月底應邀出席一場「艋舺大眾史學與在地文化書寫」研習會,
在與學員分享時我提到:文史是浪漫與科學的課題。

我漸漸認為,
每一個文史工作者都肩負著兩大使命,
一是把歷史挖出來,這個動作是保存;
二是把歷史說得動聽,這個動作是傳遞。

當初接到邀請來講述「書寫艋舺地方精神」時,
我便思考,這些日子來,這份艱鉅又讓我覺得充滿樂趣的工作,給了我無數的啟發,
這一路來,我能做的,我所做的,就是兩件事,
一是攝影,一則是書寫。

表面上這兩件事用以紀錄這座城市,而背後馱著更多醞釀的自修基本功,
攝影是當下觀想,而書寫需要更細心的探查。

文史是浪漫與科學的課題。
這句話是出於自身內在心境調整的完整過程,
大抵說得上是近年汗水的心情總和。

要讓自己擁有「大膽假設,充分聯想;仔細拼湊,小心求證」的必須能力,
這是我對大眾史學在地書寫所感受到一切能量的來源;
前者是浪漫的,後者是科學的,
既不能理性過度,也不可以過度感性。

其實這樣的講題讓我有點遲疑,擔心自己不夠格。

我向來是個浪漫過度的傢伙,
我的文史書寫裡有絕大部分仰賴圖象式思考路徑,這來自於我天賦與後天專業養成的習性,
因此提出這樣的觀點,期許大家在進行文史書寫時發揮無限的時空想像力,
老實說在當時我僅止於相信自己,卻沒有把握這樣的理解是否正確,
更不能要求其他的文史工作者也如此認同,
如果當天在場有其他與會專家學者打槍,
我可能會為找不到任何論述立基而為之語塞。
還好,老天沒讓這事發生,
但我還是帶著幾分質疑自己的浪漫天性。

前兩天,終於在一段不經意閱讀的文字裡尋到了印證。

歷史學家需要有兩種必不可少的能力,一是精密的功力,一是高遠的想像力。
這是胡適先生為畢生史學工作所下的註解。

我樂得放下了心裡的一塊石頭,也寬慰自己所投注的努力,
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

浪漫寫史,
是要在歷史真相大白之前,
浪漫地去聯想它天馬行空的可能性,
因為,我們紀錄的每一頁文史,都是活著的人所構成的。

若能這般豁然,歷史將不再遙不可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