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906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記 葉世強吾師。]

原來,葉世強老師一直在我生命中扮演著如此如此獨一無二的角色,這是自從復興畢業後的大半人生裡,我從沒思索過的問題老師,向來是美二義同學聚會間茶餘飯後話題出現率最高的老師,大家津津樂道於他生前那一場在國父紀念館舉辦的最後個展,我們與他重逢,與他歡談、與他握手、與他擁抱,短瞬一會,卻彷彿終於緊擁住我們體內那從未觸發的藝術性靈,那麼慈愛、那麼光輝,也那麼不可思議。

學生時代,老師是我們的素描老師,也是所有老師中最令人害怕的嚴師,我們會在素描課時,早早進教室搶佔整個畫室中心點那個被所有同學畫架所包覆成的中央安全地帶,而晚到的同學,則只能暴露在整個畫架方陣最外圍最接近老師的走道區域,戰戰兢兢地度過漫長又煎熬的數小時上課時光,隨時準備迎接老師的飛踢踢翻畫架,或是天外飛來的掃把與功夫鞋。或許這麼形容好像把老師寫成了一個可怕的魔鬼,確實,當時的葉老師就像我們心中無法征服的怪獸,既怪且野。及至年齡漸增,我們終於可以漸漸理解,老師的藝術思維裡其實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去除繁複,保留最原始的感覺。老師從不教我們那些西洋繪畫理論上點、線、面的切割或光影明暗深淺的精湛技藝,他要我們作畫憑直覺,然而這種境界,對於當年還只是十六、七歲黃毛小子,也不是萬中選一藝術天才兒童的我們來說,是如此地丈二金剛,深奧的令人費解。因此,我們一直是害怕他的。害怕他的銳利眼神掃描所及,害怕他的齊眉棍法,更害怕自己出錯,哪怕只是多事憑添了一筆不必要的無知線條。

老師真的很喜歡簡,可說一生崇尚著簡,穿著舉止都像山野仙人。

老師其人其事,在學生間,有著許許多多傳奇方誌般的謠傳;例如,他住在新店深山裡,赤腳行走,每天從山野中徒步至秀朗路上課,下課後再如是走回去,日復一日。我們誰也沒見過這檔子事,卻誰也深信不疑。老師最標誌的,就是他白色襯衫胸前口袋裡的那包新樂園香煙,以及上課威嚇的口頭禪「不要看後面,後面有鬼!」聽到這句話,絕對不會有人想要回頭,因為後面真的有鬼,就是他。

直到這些年,身旁陸續出現了好幾段人事物所牽起的諸多緣分與奇妙感應,隱約地拉起了我與老師之間虛實而緊密的二、三、四度分離關係,逐漸形塑出那位我高中時代最難以理解也最為畏懼的傳奇性老師的真實面貌,真性、宏大、哲思、浪漫、冒險、天真等等我所不認識的老師。這其中,也包括了在畢業十七年後,從新聞上得知了他老人家以八十一歲高齡與愛情長跑三十年的林如意師母在南寮海邊正式成婚的佳話。這正是老師的特異行事風格,人言,與我何干?世俗,與我孰強?

二○○七年八月,盛夏,幾個同學一時興起相約到國父紀念館親睹老師的水墨、油畫個展,在這之前,我們大概沒有人曾想過這輩子會再次和這位最令人心生畏懼的老師有任何牽連。當日,沒想到不期之下,如何有幸地與老師重逢,正眼交鋒,我們霎時心頭一驚一喜,而那位迎接我們的,竟是一個迥然不同於學生時代嚴厲形象,慈祥和藹笑顏盛開的健朗老人,我們毫無拘束地交談、寒喧;以老師一生作育學生之多、之廣、之菁,當然早已不識我們,表明了復興美工學生的身份後,老師竟熱切關心起我們各自的事業發展,而且不吝地紛紛給了讚許與鼓勵。臨離開時,同學一一與老師握手擁抱致意,心早已飛揚到千里雲端。那一次,是同學們高中畢業後首次與老師的相會,沒料到卻也是最後的一次,當天我們留下電話希求日後有幸能至老師家中作客拜訪茶敘,可惜此景未償如願。

近日謁知老師過世的消息後,經常回想起那永和紅衣軍學生時代的錙銖往事,我用力地,忽然覺悟了一件事。原來,此生能夠受教於老師門下,根本是一份僭越殊榮,更似奇蹟。我毫不誇張此事。想想葉世強三字在台灣近代藝術史的傳奇地位,在當時早已超越學院等級,哪是我等職校小廝輕易可得拜學,且其時校內素描專任教師數名,我們偏偏湊巧有幸坐享這三顧茅廬也請不到的大師親教,豈不奇蹟。雖然復興在當時仍是國內美術教育首屈一指的傳統名校,然而就讀美術工藝職業學校,能獲益國寶級藝術薰陶,現在回想起來,這份師生緣,實在夢幻得不可思議。

今天,我們在板殯以「復興商工美工科七十七學年度美二義畢業班」代表的名義,向如意師母至上問候,也為尊師精采偉大的一生親自送行,因為愚學生們真的好想念您送給我們的那些無數飛踢,當初雖未能悟出吾師用心,而今我們心裡多少已懂得,在藝術即人生的這條無窮道路上,去繁存簡的深刻意涵,一日為師、終生為父,謝謝您臨走前託師母送給我們的最後信物「南無阿彌佗佛」墬鍊。特書此文,謹獻吾愛尊師,謹記於心。

upup  書于 二○一二年七月廿二 深夜子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