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906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文獻是什麼碗糕。]

歷史讓我們高興,
因為我們樂於與我們的祖先做朋友,
先人活生生地住在我們心田尊敬的角落。
對自己的土地歷史無感的人,反倒讓人擔心。

這麼比喻好了。
比方妳愛逛街,有一天一家妳最常去的店收了,
那裡有妳最喜愛的樣式,有妳最熟悉的空間,還有最談得來的店長。
店沒了,妳不知去向,於是妳開始四處尋找類似足以取代它的款式或品牌,
妳也在想它是不是搬到哪裡去了,或是想知道店長是不是換到哪家專櫃上班了。
終於,妳找到了它可能在哪裡,於是妳不遠千里尋找,拾回到那個妳最有共鳴的感覺裡。
妳感動到笑了。

歷史不是過去式,文獻也絕非死去的,
對我來說,文獻是一種會讓人身歷其境到起雞皮疙瘩的溫體歷史,
那種感覺,好像你真正與這片土地上的毎一個年代時空活在一起。

就舉這張圖片的例子來說吧。
這是今天在
陳皇志先生演講的森山松之助座談上分享的資料。
當他秀出這張為了瞭解森山松之助住在哪裡而千辛萬苦找到的文獻資料時,
連坐在台下的我都能感覺到一陣驕傲的風從他臉頰拂面而過,神采奕奕。
我想當初他找到這塊小紙片的當下,心臟應該是興奮到差點從嘴裡跳出來,或是直接休克三秒鐘。

圖上記載的營繕課,指的是日治時期的總督府營繕課,
那是每個現代台灣人都必需認識的歷史,可謂台灣城市的創造者;
在這個單位裡,出過太多當代了不起的建築師,他們改寫了全台城市的規劃與建築樣貌,影響至今。

森山松之助,日本近現代建築發展的第二代建築師,他的老師是辰野金吾,在日本國內是響叮噹的人物,這位老
師的老師是英國建築師康德,是將西洋建築帶入日本的重要英國建築學者。森山桑在日本沒什麼名氣,因為當時他不過是一個在殖民地服務的建築師,建築蓋得再好,還不就是在海外次等地區,不值一提;但這對充滿建築熱情的森山松之助而言,他才不管那些無聊的權力遊戲,他沒興趣當官,所以從沒當過總督府營繕課課長,他寧可只作個小技師開心蓋房子。此後,森山完成了無數時代巨構,成為影響台灣最深遠的二十世紀建築重要推手。在森山桑手下誕生的建築有:總督府 ( 今總統府 )、台灣三大州廳,台中州廳 ( 今台中市政府 )、台南州廳 ( 今台灣文學館 )、台北州廳 ( 今監察院 ),另外還有台北賓館、公賣局、自來水博物館、國史館等等,而且更多早已拆除的官方與民間建築仍有待發現。

因為這樣,所以咱們可以開始理解,
我前頭所提的那位自嘲為森山松之助頭號粉絲的
陳皇志先生,
為什麼會因為一張文獻上頭的幾個文字而那麼自 HIGH 的真正原因。

在這張紙本文獻上,還有近藤十郎,也是在營繕課工作,也是不得了的人物,只是他似乎好像沒有那麼地熱愛台灣。總之,這些人就有如今天的伊東豐雄、安藤忠雄,或是李祖原 ( 好啦,我知道可能有很多人不喜歡這樣的類比方式 XD );那麼近藤桑又蓋了哪些建築呢,計有台大醫院、西門紅樓、建中紅樓、台北故事館等等。然後還有井手薰,他曾經是森山松之助的助手,作品也是不得了,有中山堂、台灣大學、台灣高等法院、台北市役所、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等。

那麼
陳皇志先生這份用心取得的文獻,究竟告訴了我們什麼呢 ?
第一,他們當時在總督府工作的職等薪給;
第二、這些了不起的建築大師們當時究竟住在哪裡;
由這份珍貴的文獻資料看來,
我們今天常走的總統府後門長沙街一帶 ( 書院街 )、南門重慶南路一帶 ( 南門街 )、中山北路一段一條通一帶 ( 大正街 ),
甚至擴及城內四處街道,都曾是這些歷史記載的「人名」他們活生生頻繁走動的區域。

書寫至此,希望我已能約略清楚地表達我所要說的「歷史溫度」這件事。

自己也在做文史調查工作,卻也不免經常忘記了歷史的親切感,
今天看見這份總督府營繕課的小紙蹟,再次提醒了自己,我們每天活動的街道,充滿著這些偉大先人的腳步身影。
他們的精神沒有死去,歷史也繼續鮮明的活著,只是我們是否足夠重視這些事情。

我不耽溺在歷史裡,但唯有在歷史裡才能更清楚看見我們的未來該往何處去。

另一個題外話,
我們之所以不重視歷史,
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都以為歷史是很遠很遠的事情,
不是年代遠,而是我們所教的歷史都不在我們活著的這塊真實土地。
至今仍是如此教育著。

記住,歷史與我們的距離其實很近很近。


upup 2012.9.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