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UP。西京朋友

關於部落格
你 常 覺 得 台 北 沒 有 熱 情 嗎 ? 那 可 能 是 你 自 己 失 去 了 內 心 的 熱 情 。
  • 17762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許一個不投票的未來。 ]


在大多數人都普遍認為去投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的今天,相對的,我更認為不去投票也是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為沒去投票,所以我把這些紙本都留下來變成了自己對於當時內心反映社會實況的記錄和紀念,重要的是,這麼作完全是出自我對選舉這項神聖公民義務的尊重與相信,也是對於屬於我的這一份重要公民意見的極大化意志呈現。不投票的權利,絕對是現今台灣選民必須嘗試行使的另一種基本參政權,這是一種認知和態度,也是所有台灣人都必須思考的另一種公民監督的意見發聲形式。明確的說,我的意見就是,關於投票這件事,不管要不要投,要怎麼投,一整個就是很重要。

不投票,不是不關心。絕大部分台灣人從行為表面來看一個人不投票,除了各種因素下無法親赴投票所蓋章外,第一反應多半覺得放棄了投票的權利,不過我要表達的正是相反的主張。身為選民,更要因為關心而選擇不去投票。不投票不是投廢票,最大的不同點在於:無效票一般被視為是疏失所致,而非選民的意志展現;當我們對於政黨政治環境感到失望,對所有候選者都不滿意時,人民必須致力於提升這股民意的準確性,其做法就是降低投票率,而不是投廢票。在現行的選舉制度下,選舉必然有人當選,所以才會有「一籃爛蘋果,挑一個比較不爛的」這種無奈心情,但當我們對所有參選者都感到疑惑時,難道我們甚麼都不能做,只能被迫吞下爛蘋果嗎?我們可不可以至少期待透過眾人的意志,讓當選人以最低票當選,不會再有誰可以標榜高票當選這種看似坐擁高民意,實則操弄絕對權力,挾民意以悖民意的種種荒謬行徑;此外,我們也必須合力讓所有的政黨得票同步變少,讓政客瞭解「選民才是主人」的時代確實來臨,政黨必須有所改變,礪精圖治,才能煥然一新,真正為人民創造幸福。而投廢票是難以分析的,哪怕你並非因為不滿而故意投錯,只是蓋章過程中出了一點油墨或位置上的瑕疵問題,那也和刻意搗蛋、
過度緊張的結果一樣,都是廢票,甚至,你所投下的那一票,最後到底是有效票還是無效票,有時候可能連我們投票人都無法確定。廢票百分比是無法呈現相對民意的。更糟的是,不知所以的亂投票、漫無目的的投意氣票、堵爛票,到了選前一刻才囫圇決定、隨便問人應該投給誰的狀況屢見不鮮,而最後投的那個人往往是你根本壓根不知道他 / 她是誰在做什麼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的人選,這才真是最輕蔑的選舉行為,如此放棄監督也無從監督的投票決策方式,還不如不投票,在現代民主化的路程中,這種投票無疑是阻礙社會進步的隱形之惡。如果你真的原本就興趣缺缺,也懶得瞭解,那麼你的這一票就應該要在投票數據上做出正確的貢獻,在不投票率裡反映出「人民對政治冷感」的聲音。
 
前述者,除了選民在深思熟慮之下不進行投票之外,為了準確的瞭解不投票的民意走向,讓選舉制度更具有追求公義的社會
價值意義,政府也應當盡速研擬民間催促已久的不在籍投票和通信投票,以減低因其他無法投票因素所造成的各種干擾,影響重要民意結果與數據呈現。 
 
圖片裡這張通知單,是 2006 年台北市市長大選與市議員改選,一張紙
記錄了當下我的心情,那年我便是用這種不投票的方式投下了我的不認同票。該屆是馬英九在北市府執政八年準備卸任,國民黨推出現任市長郝龍斌參選以爭取繼續在首都執政,民進黨則是推出從一開始便毫無參選意願的謝長廷,其他參選者還有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以無黨身分參選、力挽其在台灣政治版圖上的頹勢,台聯推出周玉蔻,另有無黨籍李敖和柯賜海。就在這種烏煙瘴氣的政黨分贓和政治算計氛圍底下,身為選民的我決定神聖的不去投票,以表達胸中那股對於政治惡鬥高度不滿。難道台灣人就不配擁有更好、更無私、更正直、更有能力、更有誠意、更有意願的領導者,我們為什麼甘於這樣的城市願景?
 

理論上來說,未投票率和投票率一樣重要,兩者都應該被整個社會好好研究分析,也都應該要寫照出一定質量的輿情聲音。只可惜,在當時(甚至在當今)台灣居高不下的投票率之下,整個社會對於意識形態的熱衷更甚於城市進步的渴望,我這一份不投票的意見,根本微弱到彰顯不出任何事情。
 
關於投票率高低與社會民主化程度的關係,我想有必要在此略加著墨,好幫助我們更清楚瞭解咱可愛的台灣的社會民主程度與世界其他先進國家的對比;而政治人物常說的「不去投票,就不配當民主社會的一員」這種說法,又能否經得起考驗。二十世紀六十年代以後,世界上大多數的成熟民主國家由於政治體制的益趨穩定,各種選舉投票率也出現了不升反降的趨勢,亦即我們常聽到的「民主化越高,投票率越低」這個事實,然而若是存心引用,這句話便和「不去投票,就不配當民主社會的一員」一樣,都是一種刻意操作下的結論。以台灣 2012 年總統大選(馬英九、蔡英文之爭)來看,在那場選戰中最終投票率為 74.38 %。當年的選舉人數為 1808 萬 6455 人,總投票數 1345 萬 2016 票,有效票為 1335 萬 4305 票,無效票(廢票)為 97711 票。以此算來,當年的未投票人數為 463 萬 4439 人,未投票率僅有 25.62 %。那已經可以算是一個台灣人全面瘋狂陷入政治激情的狀態。再來看看 2004 年總統大選(陳水扁、馬英九之爭),當年選舉人數 1650 萬 7179 人,總投票數 1325 萬 1719 票,有效票 1291 萬 4422 票,無效票(廢票)337297 票,投票率高達 80.28 %,未投票人數 325 萬 5460 人,未投票率 19.72 %。這樣的選舉數字更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從
沸沸揚揚的數據便不難解釋,那場選舉所造成的撕裂、對立、不信任、槍擊、選舉無效之訴、街頭暴力等失控的社會動盪。
 
若來看看國外的例子,二十世紀末美國的平均投票率約在 50 ~ 60 % 之間,廿一世紀後更逐年降至 45 ~ 50 %。其他投票率相對較低的國家有日本 65  ~ 70%、印度 55 ~ 60 %、瑞士 50 ~ 55 % 等。事實上,投票率不必然與民主發展直接相關,各國的
文化、地理、人口、政治、經濟、交通、教育、種族、社會制度等也扮演著影響投票率的關鍵因素,歐美先進國家因其他社會成因而呈現高投票率的也大有所在。再者,投票率的高低,在不同的國度、時空背景下反映出來的人民感受、社會福祉,也沒有絕對的優劣利弊,即便在同一個社會底下,也都會隨著潮流時勢出現投票率的劇烈波動。然而,放眼全球投票率最高的前五名國家,便有三國施行了強制投票的制度。第一名便是全球著名的強制選民登記與投票的國家-澳洲,其投票率高達 95 %,政府對不投票者開罰近兩千元罰金。根據 2013 年澳洲大選的外電報導,在兩位不受歡迎且無感的政黨政治人物當中,選民被迫大排長龍進入投票所投票,政府當局與政黨則完全不用擔心其他多數國家可能會面臨的低投票率問題,因為法律規定人民非投票不可」。政治分析家認為,若非因為罰款之故,澳洲選民根本懶得去投票。但有趣的是,民調顯示大多數澳洲民眾支持這項從 1924 年開始實施的強制投票制度。無可否認的,世界上多數的專制國家統治者向來喜好以假造的高投票率作為政治宣傳手段,而強制投票下的執政者有時也會以此為他們的當選賦予合法正當性。這也都是追求高投票率的原因之一。反之,低投票率現象所標幟的,多半是對政府不滿、不信任、不存期望、對政治冷淡、令人失望的候選人以及不合理的選舉制度等等。當然也有相反的,對政府感到滿意也會出現低投票率。

綜觀以上,如果未來再有人企圖僅以一種面向告訴
(甚至威嚇)我們投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時,你可以這樣回應他:沒錯,但是不投票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人民的意志要如何真實具體呈現在選舉這件事裡。
 
回到台灣。2014 年的今天,整個社會的氛圍,因為有了一個清新形象候選人的意外出現,跟往常有了極大的不同,即便傳統政黨繼續用傳統手法打選戰,似乎也影響不了這一股社會大眾亟欲掙脫泥濘邁步向前的正向能量。這場選戰未成定局,卻儼然已經凝聚了許多好的東西,開始推動著我們的政治往更好的地方前進,在行至幽暗處,竟給人民送來了一縷
和諧、健康、歡樂、清新的選擇。新的理念陳述、新的城市治理的格局,這一切,給了我這個手中握有神聖選票卻經常冰冷到鼓吹身邊朋友跟我一樣不要去投票的公民一個投票的最佳理由。台灣需要新的政治,既然難得的人選已經出現,今年我一定開心的去投下這期許改變城市的寶貴一票。

這改變
如若成真,衷心期待未來台灣每一次的選舉都如此讓人雀躍般等待投票;甚至有一天可以滿意到不必投票。

最後,請有心人不用擔憂或猜疑這樣的一篇文章將不慎影響或企圖衝擊某某單一政黨或候選人的選情,那不是我的重點,也不是公民們應該擔憂的小事情。台灣,不會因為某一個人的當選或不當選而陷入危機(
其實是有的,但是這種奇葩百年一遇,需當心,但不在我們評論的範圍內),台灣只會因為身為選民的我們繼續盲從那些政客、繼續放任引領這個國家前進的政治生態環境持續惡化,直至糜糜萬劫不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